第887章(1 / 2)

他朝苏音走过去,装作一不小心,手一歪,杯中的香槟就沿着苏音的背倾斜了下去。

司铎眼疾手快地护了她一把,“小心!”

结果被司铎这一护,杯口往另一个方向倾斜,全都倒在了司铎自己身上。

“哎呀,真不好意思。

”傅彧这歉道的一点诚意都没有。

苏音忙扯了几张纸巾帮司铎擦着衣服,“衣服都脏了,铎哥你没事吧?”

“没事,这西装防水的,我去洗手间清洗一下就行。

司铎声音清淡,径自去洗手间了。

他一走,苏音看着傅彧就耷拉下脸来,“傅彧,你是不是闲的慌,找事?!”

“我找什么事。

”傅彧将香槟杯子随手放在侍者端来的托盘上,扯过一张湿巾擦了擦手,声音里透着不爽,“我只是看不惯你这副傻呵呵的模样,一口一个‘铎哥’,叫的还挺亲热啊,小、花、痴。

“我花痴?”苏音呵一声,“反正不是痴你,你管得着吗?傅、叔、叔。

这声“叔叔”,咬字格外重,故意要和他拉开距离似的。

喜欢他的时候,对着他一口一个“哥哥”叫的那叫一个甜;不喜欢他的时候,他就成“叔叔”了。

小丫头片子的爱就是这么现实!

“既然拿我当长辈,就要听管教。

傅彧板起脸来,“你现在是在好好学习的年纪,追什么星,作业做完了吗?”

苏音,“你管我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